飯糰五號的旅遊狂想~玩World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因為旅行,我認識了更多的朋友,也更珍惜現在的生活!!

[魯拉克斯]讓部落不在寂寞,南迴小米工作假期(下)

詩是這麼寫得…   城比台北是矮一點 天比台北卻高得多 燈比台北是淡一點 星比台北卻亮得多 人比西岸是稀一點 山比西岸卻密得多 港比西岸是小一點 海比西岸卻大得多 街比台北是短一點 風比台北卻長得多 飛機過境是少一點 老鷹盤空卻多得多 報紙送到是晚一點 太陽起來卻早得多 無論地球怎麼轉 台東永遠在前面   這是余光中教授在台東大學詩牆上寫的,一首寫給台東的詩。
繼續閱讀

[魯拉克斯]當小米成熟時,南迴小米的工作假期(上)

背起浪跡天涯小包包,搭上太平洋列車,跨過了半個台灣,我們的目的地是位於南大武山山下的台東小部落。出了月台,南迴小米團隊舉著牌子迎接最後一批來自台北的夥伴。坐著專車,醞釀著午後雷陣雨的天空不怎美麗。部落的入口印象,立著大大的石頭,上面寫著『歡迎回家』。   回家,多麼熟悉又平常的一個詞,簡單2字,卻讓初次造訪的旅人,卸下了心防,並充滿期待,期待與家人見面的那一刻。
繼續閱讀

[南投]來去鄉下住一晚,紅茶工房x製茶體驗 feat. 美食不藏私,滿食堂x牛朝餐坊

去年,飯糰有這個機會在紅茶工房留宿一晚,還記得那時候與紅茶媽媽聊得好開心。那時候,我說到了一直很想體驗採茶跟製茶,【我一定會幫你完成心願的】,紅茶媽媽爽快的與我承諾。也因為這個小前傳,促成了這次敲開薰的體驗輕旅行。
繼續閱讀

[中級山] 破海衝天的清水大山Sea to Summit 。

我只記得有人跟我說,清水斷崖上有座山為清水山,登上山頂,就是站在蘇花公路、清水斷崖的最高點。我回應著:『我要去』,這一等就是四年。下山後,我深深感覺到清水大山是個需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缺一不可的有挑戰性行程。近14個小時,走到發脾氣的清水大山,志宏、馬JO、猴子與飯糰開心拿下。
繼續閱讀

[鐵人]夥伴的印記,令人淚崩的台東活水湖鐵人三項接力賽

文章的ㄧ開始,別再矯情的說這是ㄧ場充滿愛與勇氣的賽事,這也不是ㄧ場戰爭,ㄧ切的ㄧ切都是愛耍嘴砲。故事的開端完全就是因為喝酒誤事,但更害的事,一起喝酒的朋友都是愛推坑的人。就這樣飯糰、女王跟心愛在完全沒能酒醒後反悔的狀況下,報名了鐵人三項接力賽。
繼續閱讀

[南投]舌尖上的水漾森林

在吃的法則裡‚風味重於一切。在山上‚山友們從來沒有把自己束縛在一張平地上輕易品嘗得到的菜單上。聰明的山友對各種調味料、食材的混搭、利用地形與高度保存食物的方法‚可說是運用的淋漓盡致。事實上‚這種進化的智慧在更久遠的年代裡‚就已經褶褶生輝了‚山友們懷著對食物重量的理解與評估‚在這一集內容中‚絲毫看不出尋求輕量化的靈感‚本集將結合美味背后人和自然的連結。 歡迎收看舌尖上的水樣森林。
繼續閱讀

[中級山]遠得要命的神木國度,雪白山、西丘斯山、遠眺鴛鴦湖三天三夜O型

第一次來到司馬庫斯部落時,有人告訴我老爺神木的後方可以深入山林,那一年算是我開始爬百岳的年,我還記得剛完登大霸尖山,而那些人口中說的『路』,我一點都不想走,只因為看起來不像『路』。   很多人說司馬庫斯是遠得要命的部落,但看在飯糰的眼裡,只要是坐車能到的一點都不遠,這是我第三次來訪了。
繼續閱讀

[尼泊爾]藍塘紀行,Day 5 Sherpagon-Briddhim-Lingjing-Syabrubesi 回程,也是下一個起點。

昨晚是這趟山行住得最豪華的ㄧ晚,房間內有廁所、客廳有賣紀念品跟飲料。餐桌上除了我們六人,也來了一位帶著筆電的韓國大叔。Rainbow用著從韓劇學來的隻字片語開啟了我們與大叔的連結。大叔是位生活實踐家,走遍了世界各地,尼泊爾的著名健行路線也都有他的足跡。他很有自己的風格,吃不慣登山嚮導為他準備的尼泊爾食物,餐桌上真空包裝的韓國米飯、各式韓國泡菜與配菜,連衛生紙都是跟著他坐著飛機來的,已經說明他的行李超重了許多。大叔分了我們ㄧ些泡菜,終於嚐到不同的味道,對鹹酥雞的思念也越來越濃。
繼續閱讀

[尼泊爾]藍塘紀行,Day 4Mundu-Sherpagaon行在黑色雪崩之上。

天還沒黑,我們六人已經嗑完晚餐就寢,從起床開始算也超過12小時眼皮都沒有闔過,會累滴。這個晚上睡得很好,膀胱也很爭氣,只差讓我沖個熱水澡就圓滿了。睜開眼睛,初升的光亮透過帶點紅色的窗簾照進我們的小房間,有種窗外是海灘的錯覺,這光的顏色看起來好溫暖。在床上發了個楞,大腦理智的告訴眼球神經,這裡是3400多公尺的高山,別被太陽給欺騙了,我沒帶比基尼。
繼續閱讀

[尼泊爾]藍塘紀行,Day 3 Kyanjin Ri 4773m,在世界最美的山谷擁有我們的喜馬拉雅仙境。

應該是一人一張床,昨夜,我們六人卻擠在四人通鋪上。實在是太遠了,從Rimche到Kyanjin Gumba,這是我們遇到的唯一民宿,所有的健行者、嚮導及挑夫把地板空間發揮得淋漓盡致。應該是冬天,又因為大家都離開了,山區的物資不再像以前豐富。今晚的炒麵是我們這趟旅行最難吃的ㄧ餐,臭鋪味濃厚的泡麵麵條,每個人都無法下嚥。我們無法與Shiva解釋為何我們浪費這得來不易的食物,或許Shiva認為無法幫我們加蛋感到抱歉。晚餐前,他一直與我解釋為什麼今天無法提供蔬菜與蛋。
繼續閱讀